咨询热线:0631-5189289
  首页  > 经典案例 
2017-05
山东省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威经技区民初字第523号
原告:夏元凯。
委托代理人:王光辉,山东威海卫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梁新军,男,1969年1月11日出生,汉族。
被告:夏晏之。
委托代理人:李建,356bet真假_356bet开户网站_356bet开户平台律师。
原告夏元凯与被告夏晏之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5月9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王光辉、梁新军,被告夏晏之及委托代理人李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夏元凯诉称,原被告均系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桥头镇观里西村(以下简称观里西村)村民。1980年代,原告依法取得位于观里西村西的1.6亩土地承包经营权。1991年,原告在该土地上种植了151棵苹果树。2002年,原告由于身体原因不便继续耕种这块土地,便将该土地及地上的苹果树一并交由被告无偿代管。该土地被有关部门依法征收,地上的151棵苹果树补偿60400元,请求依法判令该补偿款归原告所有。
被告夏晏之辩称,对原告于1980年代自观里西村承包1.6亩土地并栽种了151棵苹果树无异议,但在2002年春,原告将该1.6亩土地及地上苹果树以800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被告,该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及苹果树的所有权已归被告所有。现该1.6亩土地已被国家征收,苹果树的补偿款60400元理应归被告所有。拒绝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均系桥头镇观里西村村民。1980年代,原告自观里西村村委会承包了位于村西的1.6亩土地作为口粮地,并于1991年在上面栽种了151棵苹果树。但双方并未签订书面承包合同,也未办理承包经营权证书。2000年,观里西村进行了承包地调整,该1.6亩土地由“口粮地”调整为“经济地”重新发包给原告承包经营。2002年原告将该1.6亩土地及地上151棵苹果树交由被告经营管理,直至2014年春天被有关部门依法征收,151棵苹果树获得60400元补偿款,现存放于观里西村村委会。被告在经营管理涉诉土地期间,相关的农业税、特产税均由被告以自己名义缴纳,观里西村村委会也在其制作的相关帐册中对承包主体进行了变更登记。原、被告因对该补偿款的归属产生纠纷,原告于2014年5月9日诉来本院,请求依法判令该60400元补偿款归其所有。
本案在诉讼过程中,原告为证实自己的主张,提供了书面证人证言一份,内容为:“证明在观里西村夏元凯拥有1亩6分口粮地,东邻夏元泽,北夏新成,南有水沟,西有山,在1991年种植苹果树150余棵,在2002年让夏晏之无偿代管理至今特此证明。夏敬之夏军清夏吉春2014年4月24日”。三证人均未出庭作证,被告对该书面证人证言的的真实性及所证实内容不认可。被告为证实自己的主张,申请同村村民刘兰珍、夏元泽出庭作证。证人刘兰珍证实:2002年春天被告向其借款200元,说是用于支付购买原告苹果树的钱,被告当时还说购买原告的树一共是800元,第一次要付400元,但当时被告没有400元,故找其借款。证人夏元泽证实:其以前和原告是上下地邻,2002年其去管理自己的果树,发现被告在管理原告的果树,问被告原因,被告说是原告以800元的价格卖给他了。原告对该二证人证言及所证明的内容以均是听被告单方面陈述得来,并没有亲历为由不予认可。被告对二证人证言无异议。
经原、被告申请,本院依法对桥头镇观里西村村委会进行了调查。其村委会会计夏元君代表村委会证实:1980年代,夏元凯承包村里的1.6亩地作为“口粮地”,2000年经过土地调整这1.6亩地作为“经济地”重新承包给夏元凯,在调整之前,夏元凯在上面种了151棵果树,一直缴纳着农业特产税;2002年,夏元凯将该1.6亩“经济地”包括上面种植的苹果树一并转让给了夏晏之,听说是转让了800元,转让后夏元凯还有“口粮地”;该1.6亩“经济地”缴纳农业税、特产税的户头从2002年起已变更为夏晏之,并由夏晏之缴纳;该1.6亩“经济地”在2014年春天已经被征用,其中151棵苹果树的补偿款为60400元,现存放在村委会。原告对该调查笔录的真实性无异议,但称证人不应对土地及果树是否转让作出表态。被告对证明的内容无异议。
以上事实有证人证言、观里西村缴纳农业税、特产税的明细表、观里西村委会调查笔录及原、被告的当庭陈述在案为证。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原、被告对涉诉1.6亩土地系原告于1980年代自观里西村村委会承包经营,并栽种了151棵苹果树,2002年原告将该土地及果树交由被告经营管理均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涉诉1.6亩土地上151棵苹果树的所有权归属。原告将其承包的1.6亩土地及地上果树交由被告经营管理,被告称系原告以800元人民币转让给其,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被告对此负有举证责任。庭审中,原告提交的书面证人证言,被告不认可,因该三证人无正当理由,未出庭作证接受当事人的质询,故本院对该书面证人证言的证据效力依法不予认定。被告提供证人出庭作证所证明的内容,均来源于被告陈述,不能单独证实原、被告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及果树的事实。本院根据原、被告申请对观里西村村委会进行的调查笔录,原、被告对其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依法确认其具有证据效力和证明力。调查笔录中,观里西村村委会对原告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及果树的事实,明确予以证实,结合观里西村村委会在办理有关村民土地经营权承包、流转的习惯作法及程序(即根据具体流转情况在村委会制作的帐册中对承包主体进行变更登记),并与上述证人刘兰珍、夏元泽证言相互印证,能够认定原告将其承包的1.6亩土地及果树转让给了被告。但转让的价款数额800元因所有证人均证明是听他人转述,缺乏确实可信的证据,故本院依法不予认定。另外,原告转让给被告经营的1.6亩土地系“经济地”,并非“口粮地”,其转让该土地后仍有其他土地由其经营管理,对其正常生活并不造成影响。在原、被告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尚未颁布实施,双方在转让时缺少书面转让合同等形式要件,符合当时的习惯做法,并且所在村委会也明确证实存在转让的事实,并对相关承包主体进行了变更登记,说明村委会同意了双方的转让行为。因此,对原、被告转让涉诉土地及果树的事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综上,原告于2002年将涉诉1.6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及地上苹果树转让给了被告,被告取得该151棵苹果树的所有权,因土地征收对该苹果树的补偿款应归被告所有。原告诉讼请求理由不当,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三条、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夏元凯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31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孙福杰
人民陪审员  刘昌礼
人民陪审员  宋振军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王 婷
2017-05
山东省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威经技区民初字第1132号
原告邹德恒。
委托代理人石志强,山东鲁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崮山镇张家滩村村民委员会。
住所地威海市崮山镇张家滩村。
法定代表人张起林,系村主任。
委托代理人李建,356bet真假_356bet开户网站_356bet开户平台律师。
原告邹德恒与被告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崮山镇张家滩村村民委员会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由审判员王志刚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石志强、被告委托代理人李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1994年,原、被告双方签订了果业合同书,进行果园承包。2012年,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因五渚河改造工程需要征收原告所承包的果园。根据法律规定和威海市政府公布的补偿标准,每亩果园应得到果树补偿款4.9万元。该补偿款已于2012年7月4日一次性拨付给了被告。原告多次向被告催要该补偿款,但被告拒不支付。诉请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果树补偿款2205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原告与被告于1994年1月1日签订的《果业合同书》已经于2008年12月底因合同履行期限届满而终止。原告承包经营的诉争果园的承包方式是其他承包方式,其土地所有权属于集体所有性质,果树于承包初期已经存在,果树的所有权为被告所有,原告只是进行着经营管理,同时享受着经济收益。合同履行期限届满后,原告继续占用涉案果园,且拒绝与被告签订新的承包合同,原告的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1994年1月1日签订《果业合同书》,约定原告承包被告果园4.5亩,承包期至2008年12月底,并约定了承包费的计算、交付方式,合同到期后承包树的规格要求,合同期内如果土地被征收果树损失补偿归承包方,等等内容。合同签订后,原、被告双方均按该合同履行。至2008年12月合同到期后,双方未及时续签承包合同,原告未主动交还承包的果园,被告亦未收取相应期间的承包费,该状态持续至2011年12月初。
2011年12月12日,被告组织召开了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原果园承包户无偿经营村集体果园若被征用其果树补偿款分配问题,表决形成了“果树补偿款70%归村集体所有,30%归果农(承包户)所有”的分配意见。按该意见,大部分果园承包户与被告村委会重新签订了承包合同。本案原告未与被告签订新的承包合同,但继续占用涉案果园。期间,涉案果园因五渚河改造工程被征用,2012年7月4日,征用方按每亩果园4.9万元的补偿标准一次性向被告村委会拨付了果树补偿款。被告同意按每亩1.5万元发放给原告补偿费67500元,原告未领取。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的陈述及承包合同等证明材料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应当遵守法律法规,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以其他方式承包农村土地的,应当签订承包合同,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承包期限等,由双方协商确定。
原、被告于1994年1月1日签订的果园承包合同属于家庭承包以外的以其他方式进行的农村土地承包,内容合法有效。合同生效后,原告取得对涉案土地占有、使用、收益的权利。该合同约定承包期至2008年12月底,期限届满后,双方的承包合同已履行完毕。自2009年1月起,原、被告未达成新的承包合同,被告亦拒绝收取原告交纳的承包费,原告虽继续占用涉案果园,但并不享有合法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期间涉案土地被征用,被告作为被征用土地的所有人,取得相应补偿款合理合法。原告主张原1994年的果业承包合同并没有终止,应继续履行,没有法律依据,故原告主张按原合同的约定取得补偿款,本院不予支持。原合同届满后,被告同意按村民代表会议通过的决议,给予原告每亩1.5万元共计67500元补偿,本院予以照准。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五条、五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条、第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补偿款67500元;
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304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王 志 刚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五日
书记员 胡雅楠

2017-05
山东省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威经技区民初字第241号
原告唐某。
委托代理人刘建华,北京市京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夏某。
委托代理人曲双燕,山东鹏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威海某担保公司,组织机构代码:67810057-4,住所地威海市海滨北路106号国际商务大厦1104室。
委托代理人李建,356bet真假_356bet开户网站_356bet开户平台律师。
原告唐某与被告夏某、威海某担保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刘建华、被告夏某的委托代理人曲双燕、被告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唐某诉称,在被告夏某诉原告返还原物纠纷一案中,被告夏某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法院于2013年12月9日作出(2013)威经技区民初字第1281-1号民事裁定书,冻结了原告唐某名下的银行存款226296元,被告某公司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2014年1月9日,被告夏某撤诉,法院于同日作出(2013)威经技区民初字第1081号民事裁定书,并解除了对原告银行存款的冻结。原告认为被告夏某申请对原告名下银行存款冻结是错误的,被告滥用诉权,被告某公司提供担保,冻结原告的资金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故起诉至法院,要求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包括利息损失2112.096元、买猪场损失40000元、购买饮料逾期付款利息12650元,共计54762.096元。
被告夏某、某公司辩称,其并不存在恶意诉讼,也没有捏造事实伪造证据,是正常的民事纠纷,所作的诉讼保全完全按照法律规定进行,不属于保全错误,另外,被告申请财产保全的行为,并没有给原告造成经济损失,冻结原告银行存款期间银行利息正常支付,且冻结时其账户中共有存款50余万,保全时间只有一个月,不会耽误原告使用,也不会造成损失,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3年12月6日,被告夏某起诉原告返还原物,并于同年12月9日向本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由被告某公司出具担保函,提供连带保证,本院依据该申请作出(2013)威经技区民初字第1281-1号民事裁定书,冻结了原告名下的银行存款226296元,后因开庭时原告唐某提供证据足以反驳被告夏某的主张,被告夏某遂于2014年1月9日向本院提出撤诉申请,本院并依法于当日解除了对原告唐某名下银行存款的冻结。2014年3月5日,原告诉至本院,要求被告赔偿各项损失共计54762.05元。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提供了一份落款时间为2013年11月21日,车明进与唐某签订的协议书,约定唐某购买车明进的养猪场,价款为700000元,预付40000元,如一个月内未还清余下660000元,则该预付款40000元不予返还。原告另行提供了一份落款时间为2013年12月14日的借条,内容为唐某向梁志飞借款250000元,月利息0.05元。二被告对协议真实性有异议,并以该协议无法确认猪场买卖合同实际履行及原告的损失数额为40000元为由不予认可;同时二被告对借据真实性有异议,并以借据无法确认实际支付了借款且借条在原告手中与常理不符为由不予认可。
上述事实,有民事裁定书、担保函、协议、借据等书证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被告曾于另案中起诉原告要求返还原物系双方间真实存在的纠纷,虽开庭时原告提供了足以反驳被告主张的证据导致其最终撤诉,但并不能就此认定被告系恶意诉讼,且被告虽申请保全了原告的银行存款,但在冻结期间银行利息正常支付,该存款并未产生实际损失;另外,关于原告提供的其与案外人间的买卖合同及借条等证据,被告不予认可,原告也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该损失的实际发生,故原告该主张本院依法不予采信。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十五条、第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17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 建 军
人民陪审员 杨 机 彩
人民陪审员 宋 会 红

二〇一四年七月九日
书 记 员 张锋(代)

2017-05


 梁锡英与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泊于镇寨子东村村民委员会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山东省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鲁1092民初546号
原告:梁锡英。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建,356bet真假_356bet开户网站_356bet开户平台律师。
被告: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泊于镇寨子东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泊于镇寨子东村。
诉讼代表人:邹文杰,系村委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曲红霞,山东胶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梁志文。
委托诉讼代理人:曲红霞,山东胶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梁锡英与被告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泊于镇寨子东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寨子东村委会)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3月2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并追加梁志文为第三人,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梁锡英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建、被告寨子东村委会及第三人梁志文委托诉讼代理人曲红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梁锡英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2009年9月22日梁建国与被告签订的遗赠抚养协议无效。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诉讼中原告增加诉讼请求:3.确认2015年11月14日被告与梁志文所签订的处分原告房屋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无效。事实和理由:2009年,原告之子梁建国向被告申请五保户待遇,被告要求梁建国与其签订遗赠抚养协议,将梁建国可继承的房屋遗赠给被告。2009年9月22日,梁建国与被告签订了遗赠抚养协议,被告为梁建国办理了五保户集中供养手续。2009年10月底梁建国入住老所公寓,后病逝。被告与梁志文所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中的标的物房屋的所有权人是原告,梁志文与原告无法定代理关系,原告也未授权给其签订协议的权力,所以这份协议应是无效的。
被告寨子东村委会承认原告在本案中所主张的事实,但认为原告主张合同无效的理由不属于合同法52条规定的法定情形,村委会有权与梁建国签订遗赠抚养协议,该协议属于双务合同,村委会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对梁建国的生养死葬义务,其他的继承人包括梁建国在内,都无权任意解除该合同。要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梁志文承认原告在本案中所主张的事实,但认为梁建国已经将涉案房屋遗赠给村集体,属于村集体财产,经过村两委会集体讨论决定村集体的房屋包括梁建国的该处房屋在内,都是由第三人代表签订的。
本院认为,寨子东村委会、梁志文均承认梁锡英在本案中主张的事实,故对梁锡英主张的事实予以确认。梁建国为了申请五保待遇,而与被告签订遗赠抚养协议,该协议明确约定“签订本协议后由乙方安排将甲方送入敬老院集中供养”,即被告以梁建国签订遗赠协议做为办理五保待遇的条件。民政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于2006年9月联合下达的《关于贯彻落实﹤农村供养工作条例﹥的通知》规定:“要维护农村五保户供养对象财产权益,尊重农村五保供养对象合法使用、处分个人财产的自由,禁止将是否把财产交给集体或国家作为批准享受农村五保供养待遇的前提条件”。被告未举证证实梁建国在明知前述政策规定的前提下仍自愿签订遗赠抚养协议,故,该协议违背了国家政策,应认定无效。退一步讲,即使梁建国在签订遗赠协议时明知相关政策而自愿为之,则被告亦只能取得梁建国因继承而取得及可能取得的财产权益。现原告及其他继承人对房屋所拥有的份额,并未发生继承,梁建国生前并未取得涉案房屋全部所有权,被告认为根据遗赠协议其在梁建国去世后取得涉案房屋所有权,本院不予支持。
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第三人梁志文未经房屋所有权人授权,就涉案房屋与被告签订拆迁补偿协议,事后也未获得权利人追认,该协议亦无效。梁建国虽已去世,但原告做为梁建国的亲属及涉案房屋原始所有人,有权提出本案诉讼主张。
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于2009年9月22日与梁建国签订的遗赠抚养协议无效。
二、被告于2015年11月14日与梁志文签订的涉案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无效。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王 志 刚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胡雅楠


2016-12


A厂为邢某个人出资设立的个人独资企业,当事人于某系A厂工人。2012年10月22日上午十一时,因有一批篷布需卸车,A厂车间负责人马某安排工人黄某及当事人于某卸货,黄某负责到车上向下扔布匹,于某去往卸货地点时,因车辆前后方均无法通行,在装货的车辆车底穿行,被从车上扔下的布匹砸伤。原告在工作中被车间卸货车辆上滚落的货物砸伤。当时,于某被送往文登市整骨医院治疗,经诊断于某L3椎体压缩性骨折、右内踝骨折、额骨骨折、面部外伤,住院58天,花费医药费35766.19元,由A厂垫付。于某出院后多次与A厂及其负责人邢某(以下简称二被告)协商赔偿事宜未果,A厂也未在法定期限内为于某申报工伤。2015年5月11日,于某诉至贵院,要求A厂及邢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015年3月19日,于某自行委托威海恒源司法鉴定所依据工伤标准对于某的伤残等级、误工时间、护理时间及人数进行鉴定,经鉴定于某伤情符合八级伤残、误工时间210天,需一人护理90天。

此外,邢某在于某受伤后多次给于某打款,2014年5月22日还给于某汇款1400元,2015年4月于某与其儿子蹭到被告邢某处协商赔偿事宜(录音为证)。

二被告意见:第一、于某系A厂职工,其自身也存在过错,应对其受伤承担一定责任。第二、于某按照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起诉并要求赔偿,即确认于某与A厂之间为雇佣关系,则鉴定的依据不能按照工标鉴定,而应按照《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以下简称道标)标准进行鉴定,故申请对伤残等级、误工时间、护理时间及人数进行重新鉴定,鉴定意见为于某构成九级伤残、需一人陪护2个月、休治时间为5个月。A厂垫付全部医药费,并花费鉴定费1300元,要求于某按照责任比例负担。第三、于某受伤离职后一直未向二被告主张权利,现其主张超过法定诉讼时效,故要求驳回于某诉讼请求。

本律师代理意见:

一、劳动过程中发生伤害事故后,用人单位和工伤劳动者及其近亲属在法定期限内未及时申报工伤造成工伤不能确认的,在民事诉讼中可以按照一般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予以处理。原告于某在提供劳务时受伤,接受劳务一方应承担赔偿责任(应根据双方各自过错承担相应责任,但为代理本案本律师以A厂全部责任代理)。被告A厂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对原告尽到了安全教育、培训及提示义务,且在卸货工人为全部到位的情况下,车间负责人便开始指挥卸货,操作程序不当,原告于某按照A厂车间负责人指示操作,并无不当,被告A厂应承担全部责任。

二、关于鉴定应依据何种标准的问题,代理人虽代理本案,因前期鉴定意见为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采取最有利的标准鉴定,本律师代理时仍然按照最有利的工伤标准代理。但本律师个人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雇员在雇佣活动中造成人身损害用什么标准评定伤残的答复(2013)他8复函中明确阐述,评定伤残的标准和计算损失赔偿的标准应互相对应,既然原告选择民事诉讼,民事诉讼便不能按照工伤保险条例予以处理,亦不能按照工伤评残标准进行鉴定,只能按照人身损害赔偿中的雇佣关系处理,在同一的人身损害伤残评定出台前,参照道标进行鉴定。

三、关于被告辩称原告的主张已过诉讼时效问题,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算,因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被告邢某作为A厂负责人,其在原告受伤后多次给原告打款,以上事实能够说明诉讼时效因法定事由而中断,原告主张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四、法律规定个人独资企业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投资人应当以个人的其他财产予以清偿,被告邢某为A厂负责人,原告要求被告邢某在A厂不足以清偿的范围内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法律依据充分,请求法院予以支持。

法院裁判:

被告A厂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对原告尽到了安全教育、培训及提示义务,且在卸货工人为全部到位的情况下,车间负责人便开始指挥卸货,应承担主要责任。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具备一定的安全防范意识,应明知在卸货过程中从车底穿行行为的危险性,原告疏忽大意,本身也存在一定的过错,应承担相应责任。综合考虑双方过错,依据道标标准,A厂承担80%的责任,于某承担20%责任。

2016-12


A厂为邢某个人出资设立的个人独资企业,当事人于某系A厂工人。2012年10月22日上午十一时,因有一批篷布需卸车,A厂车间负责人马某安排工人黄某及当事人于某卸货,黄某负责到车上向下扔布匹,于某去往卸货地点时,因车辆前后方均无法通行,在装货的车辆车底穿行,被从车上扔下的布匹砸伤。原告在工作中被车间卸货车辆上滚落的货物砸伤。当时,于某被送往文登市整骨医院治疗,经诊断于某L3椎体压缩性骨折、右内踝骨折、额骨骨折、面部外伤,住院58天,花费医药费35766.19元,由A厂垫付。于某出院后多次与A厂及其负责人邢某(以下简称二被告)协商赔偿事宜未果,A厂也未在法定期限内为于某申报工伤。2015年5月11日,于某诉至贵院,要求A厂及邢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015年3月19日,于某自行委托威海恒源司法鉴定所依据工伤标准对于某的伤残等级、误工时间、护理时间及人数进行鉴定,经鉴定于某伤情符合八级伤残、误工时间210天,需一人护理90天。

此外,邢某在于某受伤后多次给于某打款,2014年5月22日还给于某汇款1400元,2015年4月于某与其儿子蹭到被告邢某处协商赔偿事宜(录音为证)。

二被告意见:第一、于某系A厂职工,其自身也存在过错,应对其受伤承担一定责任。第二、于某按照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起诉并要求赔偿,即确认于某与A厂之间为雇佣关系,则鉴定的依据不能按照工标鉴定,而应按照《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以下简称道标)标准进行鉴定,故申请对伤残等级、误工时间、护理时间及人数进行重新鉴定,鉴定意见为于某构成九级伤残、需一人陪护2个月、休治时间为5个月。A厂垫付全部医药费,并花费鉴定费1300元,要求于某按照责任比例负担。第三、于某受伤离职后一直未向二被告主张权利,现其主张超过法定诉讼时效,故要求驳回于某诉讼请求。

本律师代理意见:

一、劳动过程中发生伤害事故后,用人单位和工伤劳动者及其近亲属在法定期限内未及时申报工伤造成工伤不能确认的,在民事诉讼中可以按照一般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予以处理。原告于某在提供劳务时受伤,接受劳务一方应承担赔偿责任(应根据双方各自过错承担相应责任,但为代理本案本律师以A厂全部责任代理)。被告A厂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对原告尽到了安全教育、培训及提示义务,且在卸货工人为全部到位的情况下,车间负责人便开始指挥卸货,操作程序不当,原告于某按照A厂车间负责人指示操作,并无不当,被告A厂应承担全部责任。

二、关于鉴定应依据何种标准的问题,代理人虽代理本案,因前期鉴定意见为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采取最有利的标准鉴定,本律师代理时仍然按照最有利的工伤标准代理。但本律师个人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雇员在雇佣活动中造成人身损害用什么标准评定伤残的答复(2013)他8复函中明确阐述,评定伤残的标准和计算损失赔偿的标准应互相对应,既然原告选择民事诉讼,民事诉讼便不能按照工伤保险条例予以处理,亦不能按照工伤评残标准进行鉴定,只能按照人身损害赔偿中的雇佣关系处理,在同一的人身损害伤残评定出台前,参照道标进行鉴定。

三、关于被告辩称原告的主张已过诉讼时效问题,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算,因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被告邢某作为A厂负责人,其在原告受伤后多次给原告打款,以上事实能够说明诉讼时效因法定事由而中断,原告主张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四、法律规定个人独资企业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投资人应当以个人的其他财产予以清偿,被告邢某为A厂负责人,原告要求被告邢某在A厂不足以清偿的范围内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法律依据充分,请求法院予以支持。

法院裁判:

被告A厂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对原告尽到了安全教育、培训及提示义务,且在卸货工人为全部到位的情况下,车间负责人便开始指挥卸货,应承担主要责任。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具备一定的安全防范意识,应明知在卸货过程中从车底穿行行为的危险性,原告疏忽大意,本身也存在一定的过错,应承担相应责任。综合考虑双方过错,依据道标标准,A厂承担80%的责任,于某承担20%责任。


共9记录?上一页12下一页?
鲁IPC备16023912号 咨询电话:0631-5189289 地址:威海市青岛中路83号 网站制作:威海浩维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