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631-5189289
  首页  > 经典案例 
2016-07

A厂为邢某个人出资设立的个人独资企业,当事人于某系A厂工人。2012年10月22日上午十一时,因有一批篷布需卸车,A厂车间负责人马某安排工人黄某及当事人于某卸货,黄某负责到车上向下扔布匹,于某去往卸货地点时,因车辆前后方均无法通行,在装货的车辆车底穿行,被从车上扔下的布匹砸伤。原告在工作中被车间卸货车辆上滚落的货物砸伤。当时,于某被送往文登市整骨医院治疗,经诊断于某L3椎体压缩性骨折、右内踝骨折、额骨骨折、面部外伤,住院58天,花费医药费35766.19元,由A厂垫付。于某出院后多次与A厂及其负责人邢某(以下简称二被告)协商赔偿事宜未果,A厂也未在法定期限内为于某申报工伤。2015年5月11日,于某诉至贵院,要求A厂及邢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015年3月19日,于某自行委托威海恒源司法鉴定所依据工伤标准对于某的伤残等级、误工时间、护理时间及人数进行鉴定,经鉴定于某伤情符合八级伤残、误工时间210天,需一人护理90天。

此外,邢某在于某受伤后多次给于某打款,2014年5月22日还给于某汇款1400元,2015年4月于某与其儿子蹭到被告邢某处协商赔偿事宜(录音为证)。

二被告意见:第一、于某系A厂职工,其自身也存在过错,应对其受伤承担一定责任。第二、于某按照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起诉并要求赔偿,即确认于某与A厂之间为雇佣关系,则鉴定的依据不能按照工标鉴定,而应按照《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以下简称道标)标准进行鉴定,故申请对伤残等级、误工时间、护理时间及人数进行重新鉴定,鉴定意见为于某构成九级伤残、需一人陪护2个月、休治时间为5个月。A厂垫付全部医药费,并花费鉴定费1300元,要求于某按照责任比例负担。第三、于某受伤离职后一直未向二被告主张权利,现其主张超过法定诉讼时效,故要求驳回于某诉讼请求。

本律师代理意见:

一、劳动过程中发生伤害事故后,用人单位和工伤劳动者及其近亲属在法定期限内未及时申报工伤造成工伤不能确认的,在民事诉讼中可以按照一般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予以处理。原告于某在提供劳务时受伤,接受劳务一方应承担赔偿责任(应根据双方各自过错承担相应责任,但为代理本案本律师以A厂全部责任代理)。被告A厂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对原告尽到了安全教育、培训及提示义务,且在卸货工人为全部到位的情况下,车间负责人便开始指挥卸货,操作程序不当,原告于某按照A厂车间负责人指示操作,并无不当,被告A厂应承担全部责任。

二、关于鉴定应依据何种标准的问题,代理人虽代理本案,因前期鉴定意见为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采取最有利的标准鉴定,本律师代理时仍然按照最有利的工伤标准代理。但本律师个人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雇员在雇佣活动中造成人身损害用什么标准评定伤残的答复(2013)他8复函中明确阐述,评定伤残的标准和计算损失赔偿的标准应互相对应,既然原告选择民事诉讼,民事诉讼便不能按照工伤保险条例予以处理,亦不能按照工伤评残标准进行鉴定,只能按照人身损害赔偿中的雇佣关系处理,在同一的人身损害伤残评定出台前,参照道标进行鉴定。

三、关于被告辩称原告的主张已过诉讼时效问题,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算,因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被告邢某作为A厂负责人,其在原告受伤后多次给原告打款,以上事实能够说明诉讼时效因法定事由而中断,原告主张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四、法律规定个人独资企业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投资人应当以个人的其他财产予以清偿,被告邢某为A厂负责人,原告要求被告邢某在A厂不足以清偿的范围内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法律依据充分,请求法院予以支持。

法院裁判:

被告A厂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对原告尽到了安全教育、培训及提示义务,且在卸货工人为全部到位的情况下,车间负责人便开始指挥卸货,应承担主要责任。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具备一定的安全防范意识,应明知在卸货过程中从车底穿行行为的危险性,原告疏忽大意,本身也存在一定的过错,应承担相应责任。综合考虑双方过错,依据道标标准,A厂承担80%的责任,于某承担20%责任。

2016-07

2002年9月23日,林某(男)与刘某(女)在栖霞市民政局登记结婚。林某祖籍烟台,后将户口迁至威海市环翠区鲸园派出所。2003年12月25日生育一子。婚后双方感情不和,刘某于2011年12月27日去日本打工,一直与林某分居,导致双方感情确已破裂。双方均同意离婚,对财产、子女抚养等均达成一致意见,但因刘某在国外不愿回国,不能协议离婚,遂起诉离婚。

律师说法:本案为涉外离婚案件,存在管辖法院、送达及我国裁判文书在国外的执行效力问题。首先,本案中林某在国内,林某作被告在威海市环翠区法院起诉最为合适,然后律师代理女方刘某,这样避免了刘某作为被告管辖地难以确定及送达的问题,毕竟我国对在国外的当事人送达要通过使领馆送达。其次,本案双方均同意离婚,本律师可代理刘某作为原告,本律师的手续可以通过邮箱的方式传送后,由刘某邮寄回国,但本律师的手续及刘某关于离婚意见必须在中国住日本使领馆公证。再次,离婚案件双方当事人必须到庭,但经过使领馆公证的,当事人出具离婚意见,律师代理出庭可以调解。最后,该案手续齐全后,立案当日即达成民事调解书,双方离婚。

2016-07

原告袁某系被告A公司员工,担任运营总监职务,负责销售被告旗下良心销售中心的产品以及某会馆的经营。2014年6月底前,A公司决定各销售分部独立经营,独立核算经营费用,并由A公司负责财务监督管理。2014年7月28日,被告承诺原告20万元铺货、销售用车一部及负责被告日常接待,要求原告必须签署会馆承包经营合同,并以不发放工资为由胁迫原告交付押金10万元。直到2014年9月才将会馆承包经营合同原件交给原告,合同内容也作了实质性变更,最初的独立经营独立核算,变成了承包经营。该承包经营合同签订后,原告积极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支付租金70000元,积极推广恩浩会馆。而被告通过停电、停水、宾馆车辆开厢检查、禁止出租车进入等方式影响经营,并逼迫原告及恩浩会馆所有员工离职,将经营成本、经营风险全部转移给原告。原告认为,恩浩会馆在被告公司的工业用地范围内,未通过消防、卫生、特种行业审批,未依法工商登记,领取营业执照,被告将不具有营业资格的恩浩会馆胁迫承包给原告,造成原告无法合法经营。故原告诉至本院,要求确认原、被告2014年7月10日签订的会馆承包经营合同无效,返还原告给付的押金100000元、承包费70000元,共计170000元,并支付自起诉之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按照中国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被告A公司意见:双方签订的会馆承包经营合同主体适格,内容合法有效,双方意思表示真实,合同有效,故拒绝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查明的事实:2014年7月10日,原告(乙方)与被告(甲方)签订一份会馆承包经营合同,合同的主要内容为:一、承包经营范围:1、甲方提供给乙方承包经营的某会馆位于威海市荣成港西镇***********内,具体可营业范围为“某会馆整栋楼体”。包括:客房、餐饮、超市(产品销售)、会议室等,该楼体除2楼员工餐厅区域外,剩余区域均由乙方进行管理经营,经营总面积为12186平方米。2、自本合同生效之日起,乙方依法行使某会馆的全部经营权,在产品销售、财务、行政、人事等方面享有自主权。二、承包期限、租金及支付方式:1、本合同自2014年7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为止,合同期间的租金为人民币20万元,此租金乙方分三次向甲方支付,即乙方须在2014年8月31日前一周内、2014年10月31日前一周内和2014年12月31日前一周内向甲方分别支付人民币7万元、7万元和6万元。——三、双方权责:(一)甲方的权利与义务:甲方为乙方提供现有经营场所、设施、设备及用具等(另附物资盘点交接清单),保证乙方自主管理经营,甲方有权利每季度对上述物资进行一次盘点,乙方应予以积极配合。2、甲方负责会馆运营期间不动产固定设施的维修义务(除人力费用外其他费用由乙方全部承担),如因不动产固定设施问题造成乙方无法正常经营,造成损失由甲方承担,但以下三种情况;甲方不承担责任:甲方在接到乙方维修通知后1小时内到现场进行维修的(必须是甲方人员上班期间的1小时内);乙方及其员工人为原因造成的;不可抗力因素。3、甲方负责监督乙方所有经营管理活动,对乙方在经营管理中整体发展方向予以适宜的监督权。——(二)乙方权利与义务:1、未经甲方同意,乙方不得擅自对房屋主体做任何改动,乙方不得擅自承包或转让他人经营。2、乙方应保证某会馆的房屋及所有物资的安全,承包期满后应完好无损返还。如因经营管理不善造成财产损坏或丢失的,由乙方进行修复或购置,产生的所有费用由乙方承担。乙方如发现安全隐患应及时维修,属于甲方负责维修范围之内的,乙方应及时通知甲方维修,因乙方延误维修而造成甲方或第三者的人身财产遭受损害的,乙方负责承担所有赔偿。——4、乙方在经营期间内自负盈亏,承担运营的所有费用,包括但不限于水、电、燃气、热水费、办公用品费、维修成本费、人员工资及其他经营会馆的所有费用,甲方不承担任何运营费用。乙方应承担因管理缺失而造成的亏损之责,其对内、外形成的债权债务由乙方自行负责,与甲方无关。——四、承包期间保证金及其他费用规定:1、乙方须在本合同签订之日一次性向甲方缴纳保证金人民币10万元,用于保证恩浩会馆内物资的完好、安全并确保租金的按时支付,如乙方违反本合同约定给甲方造成损失,则甲方按照损失在押金中扣除,不足部分由乙方在甲方规定的时间内补足;每延迟一天补足,需要交纳(应缴费用*2)/天的违约金;如乙方在合同期内单方终止本合同,则甲方不予返还押金。——上述合同签订后,原告于2014年7月28日向被告交纳保证金50500元;2014年7月29日向被告交纳保证金49500元;2014年9月27日,原告向被告交纳承包金7万元。

合同签订后,原告经营至2014年12月。被告于2015年2月3日向本院另行提起诉讼,要求本案原告支付欠缴租金13万元;支付欠缴水电气等费用共计56586.34元;赔偿缺失物资损失76878.58元。

另查明,恩浩会馆未办理工商登记手续,也没有办理消防验收手续。此外,庭审中,经本院行使释明权,原、被告双方同意对于涉案合同无效后的损失赔偿问题另案处理,同时原告本案中撤回要求被告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

代理律师意见:本案原、被告双方之间的合同,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都应该认定为企业承包合同,承包的标的为某会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本案中,作为承包标的的某会馆未经工商登记,也未办理消防验收手续,不具有合法经营的资格。被告将不具有合法经营资格的企业承包给原告,违反了有关法律的强制性规定,理应认定无效。合同无效后,原、被告双方依据合同取得的财产理应返还对方。本案中,原告已将会馆返还给被告,被告理应将收取原告的保证金及承包金返还给原告。

法院判决:一、原、被告于2014年7月10日签订会馆承包经营合同无效;二、被告返还原告保证金100000元、承包金70000元,共计170000元。




共9记录?上一页12下一页?
鲁IPC备16023912号 咨询电话:0631-5189289 地址:威海市青岛中路83号 网站制作:威海浩维网络